北京十一选五开奖查询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文史資料 >> 文史信息 >> 沈家門港的路越走越寬廣

沈家門港的路越走越寬廣

作者:閻受鵬 發布時間:2018-03-11 15:01:00 瀏覽次數:0

久久地凝視著攝影師章國鷹先生拍攝的1989年沈家門濱港路,再次喚醒了我對那條路的記憶。照片展示是一條平坦的水泥路,它與今天的那條象征科學、文明的濱港路相較有著天壤之別。
  與秘魯卡亞俄、挪威卑爾根齊名的世界三大漁港之一的沈家門,有一條長千余米的濱港路,貫通漁港的東西兩端,這條路記錄了沈家門港的苦難和歡樂。
  記得1955年1月,我從奉化初次來沈家門,小輪船靠攏碼頭,走過棧橋上岸,展現在眼前的是一條狹窄的石板路。一塊塊被多少代人的腳步磨蹭得閃光的青石板,一走上去就微微搖動。那些石板濕漉漉、滑膩膩的,要走得很小心。路兩旁是老式的木板樓閣,鋪面黑紅色的油漆已斑剝脫落,上世紀30年代漁行海棧的店名仍然依稀可辨,窗口掛著一串串海蟹、帶魚和黑鰻。
  這條蜿蜒在沈家門港畔的路,是當時中國乃至世界感受大海氣息和脈搏最敏感的一條路,是創造博大瑰麗海洋文化的一條路。沈家門港是中國最大的群眾漁業基地,是睿智驍勇的漁民在東海演出威武鬧海壯劇的后臺。遼寧、山東、江蘇、福建、廣東、上海等南北七省一市上萬條漁船捕撈的海鮮,從這條路源源不斷地被送到全國城鄉乃至國外。柴油、網片、浮子、繩索等漁具和油鹽醬醋、蔬菜等生活資料,也由這條路送到東海10萬漁民手中。
  可當時,每每走上濱港路,往往會弄糟心情。它只有五六米寬,狹窄且不潔凈。路兩旁密密地排滿了形形色色的鮮咸魚攤,還堆著一篷篷黑乎乎的貝殼,中間僅留兩米左右通道。一不留神,一腳踩到搖動的石板上,冷不防“嗤”地一下噴出一股泥漿來,沾上一身濃濃的魚腥氣。
  濱港路中段龍眼附近情況更糟,路面鋪的是泥沙,雨天,黃糊糊一片,踩下去“哧嚓哧嚓”直響,路過那里后,鞋子和衣服上都會沾滿泥漿;晴天,風一吹,塵土漫天飛揚。一次,我去同學家恰好途經那里,蒙上了一身灰土,仿佛剛從灰窯里鉆出來。
  過了龍眼,路面用條石鋪筑,似乎好了一點。可那段路靠山的一邊高,靠海的那邊低,像一個斜坡,騎自行車似耍雜技。我曾見到一位中年婦女,稍稍分神,便連車帶人跌進海里。
  當時,漁民上岸沒有碼頭,漁民親戚來探望我,都是下船后跋過泥涂,再沿島的巖崖,像猴子一般爬上濱港路;或從船上拋一根繩索,系在岸上的樁頭上,像玩雜耍一般攀著繩索,身懸半空,晃晃蕩蕩來往于船和岸。
  上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,濱港路幾經翻修。先是拆除了路邊梁柱歪斜的板房、棚舍與破爛的船屋,拓寬并夯實了路基,拉直了一個又一個彎頭,從白虎山和荷葉灣一帶都鋪上了石碴水泥。可“文革”動亂,又是挖又是炸,將這條好端端的路又摧殘得千瘡百孔。“狂風不終朝,暴雨不終日。”十一屆三中全會的陽光雨露蕩滌了這條大道上的污泥和濁水,路面又鋪平了。然而,路上還是人車雜行,不僅沒有人行道、紅綠燈,連車輛往來的隔離線也沒有描一條。那時,汽車只能慢吞吞開,碰到行人擋道,車還得繞著開,性急的司機一個勁按喇叭。這條路還遠遠不能承載改革開放時代的步伐。
  此時,先天不足的濱港路還有一個疵點,路基低矮,擋不住東海的潮水,護不住大街。每年農歷八月大潮汛,海水就跨過濱港路,直闖街巷,低洼處水深數米。初一月半潮水漲,路過泰來道頭與中大街,我多次見到居民一瓢一瓢地將漫進家里的海水舀出去。那浸泡在海水中的苦日子,至今沈家門老年居民猶心有余悸。1981年夏季大臺風,舢板駛到了大街上,店鋪變成了洼地。
  濱港路必須脫胎換骨,徹底改造,才能消弭沈家門的水患。
  上世紀90年代末至新世紀初,濱港路進行了全線翻修,遷移了半升洞至白虎山沿海一帶的房屋,還向海借地,拓寬了約20米的路面,并加高加固路基,用鋼筋混凝土筑起了雄壯的大堤。每米道路都精雕細琢,兩旁裝置雅致的路燈及反映漁港風情的帆篷、舟舶等雕塑與石刻,隔數十米便立起一排美麗的燈屏,晚上燈彩輝煌猶如銀河落大地,濱港路蛻變升華為一條象征科學、文明的大道。
  濱港路的東西端又先后建成朱家尖與魯家峙兩座跨海大橋,并開通了魯家峙海底隧道。由于完善了交通設施,魯家峙已成為“身在島中,看山看海”的宜居之島。
  沈家門的濱港路越來越寬廣,路旁高插云天的一座座瑰麗的高樓大廈,述說著一個古老的漁鎮脫胎為海濱新城的自豪。
  “路,是人走出來的”,但是,路也記錄著人的腳印。沈家門濱港路是一首創業歌,是一幅開拓圖,它橫亙在沈家門港畔,也生長在沈家門人的心上。

返回】 【 打印
北京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白山大嘴棋牌游戏大厅 云南星悦麻将app 官网波克棋牌 茶苑温州麻将安卓 配资平台哪个好n配资平台 哪里可以打真人麻将 摆渡配资网 免费单机麻将游戏 股票分析软件免费版 麻将小游戏单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