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十一选五开奖查询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委員風采 >> 方國康委員:用醫者仁心詮釋履職擔當

方國康委員:用醫者仁心詮釋履職擔當

作者:陳靜 發布時間:2018-09-27 08:25:11 瀏覽次數:0

不久前,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開幕。習近平主席在講話中指出,中非雙方基于相似遭遇和共同使命,在過去的歲月里同心同向、守望相助,走出了一條特色鮮明的合作共贏之路。在這條道路上,中國始終秉持真實親誠理念和正確義利觀,同非洲各國團結一心、同舟共濟、攜手前進。今年是中國醫療援非55周年,據了解,自1963年第一支中國援外醫療隊成立以來,我國已先后派遣援外醫療隊員數萬人次。浙江省醫療援外始于1968年,援外50年來,共派出醫療人員1123人次。

舟山市政協委員、舟山醫院設備管理中心負責人方國康曾是其中一員,2012年8月,他主動申請成為援中非醫療隊員。回想起6年前的援非經歷,他仍覺歷歷在目,感慨萬千。

來到陌生的國度 新奇過后發現艱苦出乎意料

中非共和國屬于全球極度貧困國家,人民生活水平低下,衛生防疫體系薄弱,傳染病肆虐,瘧疾、霍亂、艾滋病等十分常見。受戰亂影響,當地醫院時常處于半停滯癱瘓狀態,醫療物資極度匱乏。

“初入非洲是新鮮、好奇的,接著就發現困難比想象的多得太多。”方國康說,去非洲之前雖然已有心理準備,但真實地看到當地情景,連呼吸中也滿是那種焚燒的垃圾氣味,感覺還是很震驚。此外,街路邊還隨處可見挎著槍的武裝人員。

他們工作的醫院,是中國全資援建的中非首都班吉友誼醫院,也是中非最大的醫院,建筑外觀算是很不錯了,據說僅次于大使館。醫療隊的駐地是醫院內的一個獨立小院,在所有中資機構也算里挺漂亮了。方國康和隊員們每人一間宿舍,設施簡陋但還齊全,還有窗式空調,但晚上睡覺必須關掉,因為壓縮機噪聲太響。

因為藥械和生活物資到貨慢,海運需要兩個月,方國康和其他援非的醫務人員初到中非時,工作和生活條件都特別艱苦。

“來中非后發現,簡單的滿足就會讓人開心許久。連續多天停水后,突然短暫來水,聽著嘩嘩的流水聲會讓人如此快樂。”他告訴記者,班吉的自來水有時候不但不能飲用,甚至連洗手都成問題,只能去買瓶裝水、桶裝水解決生活所需,但是水很貴,一桶水比國內貴幾倍,洗澡很奢侈。

“這里市政基礎設施很差,停水停電是常態,電壓也不穩。突然停電或電壓驟升導致隊員們的電腦、手機充電器接連報廢。”他說,網絡三天兩頭上不去,或者一天數次、數十次的斷續,有時候好不容易上線和國內親友聊著QQ,突然就斷掉了,要傳輸一張照片需老半天,好比蝸牛爬的速度。

在當地,蔬菜、水果都是“奢侈品”。他們到后就自己在醫院的空地上種了點蔬菜,也算是自給自足了。

即使在條件如此艱苦的非洲,方國康依舊不忘精神世界的建設。除了必備的衣物,他在僅有的行李限額中帶上了可可·香奈兒的經典黑白張貼畫,貼在非洲宿舍的墻壁上,他喜歡那種無與倫比的黑白配色。除此以外,還在移動硬盤中塞了大量紅學研究專著,《紅樓夢》陪他度過了非洲的炎熱。

拍10張片 遠比這兒拍100張還累

在班吉友誼醫院,方國康的主要工作內容就是給病人拍攝放射影片診斷疾病,比起國內的日常接診量,中非的病人數量不多。方國康每天的病人也就十多個。但是,在那里拍10張片子遠比舟山拍100張片子還要累人。

舟山拍片全是電子自動化,操控臺上手指點點就可以了。中非的醫療設備非常落后,拍片要醫生自己一張一張地去裝好膠片,再幫黑人擺好位置,拍片完成后,還得自己拿膠片到暗房里沖洗,再吹干,然后拿到辦公室閱片診斷。這期間,還得時刻留意,因為膠片可能隨時會被偷走。

而機房、暗房和辦公室很奇怪地分散在院子的幾個點,這樣,從辦公室到暗房機房,醫生要在露天倒騰好幾回,完成一次攝片至少需要20分鐘,在30多攝氏度的大熱天里,沒有空調,來來去去,總是大汗淋漓。

放射科只有兩臺老式X光機。拍一張胸片大約4500西非法郎,約合人民幣四五十元,但絕大多數黑人拍不起,中非公職人員的月收入也就100元人民幣左右,所以膠片也算得上是很值錢的東西。

班吉友誼醫院有300張病床,當地正式醫務人員只有20余名,加上中國醫療隊14名醫生。住院病人不多。病房里除了鐵床和幾個柜子,沒有其他設施。陪護的家屬晚上全部是露天睡在醫院的草地上。因為醫療條件實在太落后,中國醫療隊只能想盡一切辦法,因陋就簡,創造條件,盡力開展各項診療和手術。

“中華神針”在非洲相當吃香

在中非,從總統到平民百姓,對中醫都很認可。

當地流行一句話,“中國醫生看不好的病,也就不用看了。”當地群眾很貧困,看病是一件奢侈的事。有時,一些病痛難耐的患者來看病,拿著醫生開的處方,只能無奈地先回家了。因為他們要回去籌錢,有錢了才能來買藥治療。于是,費用不高、副作用少、操作方便的中國針灸,受到了當地人的熱烈追捧,被稱為“中華神針”。

方國康說,每天一大早,針灸科門口的水泥凳上就坐滿了前來就診的當地病人,既有古稀老人,也有年幼的孩子。當時普陀區中醫院針推科的戎永華是第二次援非,不管是在馬里,還是在中非,他神奇的針灸技術總會在當地大顯身手。“中醫在非洲,很吃香!”

“在中非,針灸的‘神威’不但普通人知道,連總理、國民議會議長、中非首富都點名要戎永華做私人保健醫生。”方國康說,中非總統(方國康援非期間為中非共和國總理)原來的職業是班吉大學教授。他曾來過浙江杭州,對中國有著深厚的感情,他非常喜歡中國的中醫,尤其是針灸,可以說他對中國針灸推拿上了癮。他再忙,每周總會騰出時間,請戎永華醫師上門為他針推保健。在為祖國醫學感到驕傲的同時,方國康也為同事在異國的付出點贊。

中國同胞的“健康守護神”

由于中非衛生防御體系的缺失,傳染病包括艾滋病等疾病的發病率很高。值得一提的是,中非是瘧疾高發地區,在這里人們得瘧疾就像得感冒一樣普通,他們這支醫療隊到達那里短短幾個月,就有10名隊員陸續染上瘧疾。

得了瘧疾也不可怕,關鍵是早發現,早治療,同時防治重型惡性腦瘧至關重要。他們經常聽到當地中資機構人員說,在非洲最怕的就是生病了,因為這里缺醫少藥,一生病,找不到可靠的看病地方,就非常緊張。自從醫療隊來了后,他們心里踏實多了,中國醫療隊是他們心目中的“健康守護神”。

當時方國康印象特別深,有一位來自溫州的女士,幾次得了瘧疾都來醫療隊找我們治療。后來她因為有理發手藝,成了我們醫療隊員的義務理發師,她說:“在國外,看到同胞就像是看到親人,給親人理發是最平常不過的事情了。”

這個城市,貧窮但依然頑強

在這樣的環境里,有一個情景讓方國康印象極深。“我曾看到班吉大學的大學生們,夜里學校沒有電,總是跑到我們醫院內的路燈下看書,一大群學生就著昏暗燈光安靜坐在地上看書,全神貫注,現場鴉雀無聲。這個地區,雖貧困卻依然有頑強的底色。”他告訴記者,非洲人的平均壽命不高,但是生育率很高,一個家庭七八個孩子是很平常的事情,很多非洲孩子都很可愛,醫療隊員們常會準備一些餅干糖果送給孩子們。

“確實挺懷念那段援非經歷,除了那里的人和事,還有非洲壯美的景色。 ”方國康說,那年國慶假期,他們去參觀了中非的博亞利大瀑布,“當時汽車一路開過去,一百多公里的路兩旁,除了分布些零散的村落,都是一人多高的非洲茅草,郁郁蔥蔥,生機勃勃。我們中途停在一處高地,觀望四周,領略了真正的非洲原野風光,陽光下遠至天際線的森林莽莽蒼蒼,一望無際,寧靜原始,壯麗無比,透著異樣的美。博亞利瀑布雨季里水很大,老遠距離就聽得到轟鳴聲,瀑布落差約有百米,分上下兩級。看寬闊的水面截斷傾瀉而下,氣勢磅礴,奔騰著蜿蜒遠去,極目原野是如此的壯闊,神秘。”他說,這種景觀令他終身難忘。

緊急撤離以后懷念非洲

原計劃在非洲志愿服務兩年,但因為戰亂局勢失控,半年后醫療隊被大使館要求緊急撤離。

方國康一直記得2013年元旦前幾天,該國反叛武裝已進攻至首都班吉市幾十公里外,沒有多少準備時間,從收到通知撤離工作崗位趕去機場,只給一個小時。大家穿著短袖衣物上了飛機,輾轉三天回到杭州,那一年因為時差關系,他們過了兩個元旦。一下子從非洲的夏天到中國的冬天,單衣的大伙落地后凍得發抖,只能靠披著飛機上的一次性小毯子來抵御寒冷。回到家后,他將這張毯子用來裝飾桌子,也是對非洲生活的一份紀念。在他的辦公室,還懸掛著一幅蝴蝶畫,這是他漂洋過海帶回來僅有的紀念物,一看到這幅畫,就會想到在非洲的種種。

方國康有一個愿望,在退休前,他還想再參加一次援非,“雖然非洲生活條件極度艱苦,但是那里仿佛有一種魔力吸引著我。”他說,“作為舟山市政協委員,我為舟山百姓的社會民生盡菲薄之力建言獻策,作為援非醫療隊員,我曾用一技之長為非洲人民送去中國醫生的無私幫助,我覺得這兩者的情懷其實是一致的。有時候我就在想,到底是什么讓我們這群人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中努力堅持心甘情愿?我想正是因為大家心目中一直堅守的那份神圣的使命、那份大愛和責任感。在大家心中,祖國利益永遠第一位,中非友誼永遠第一位。我們自踏上征程,心中就一直牢記著這種使命感和責任感。今后,我們也仍將不忘初心,在國內工作崗位上,繼續努力發揚‘不畏艱苦、甘于奉獻、救死扶傷、大愛無疆’的中國醫療隊精神,盡力做好本職工作,履行好自己的崗位職責。另外只要有機會,我們還是會當好‘民間大使',為增進中非人民的友誼貢獻自己的一份心力。”

返回】 【 打印
北京十一选五开奖查询